前言

2020 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,不管是大环境还是我个人。

大环境有号称是大萧条级别的疫情,大盘却是一片向上,连带着黄金、比特币等等也是一路上涨。大概要归功于各国的疯狂印钞,同时小企业被淘汰,资本都流入大企业了。底层则是无尽的内卷,贫富差距越来越大,某些矛盾已经到了风口浪尖。

个人则是搬到了新地方、开了博客、认识了很多人,罗翔、云游、木子、随想等等。三观和心境发生了很大变化,上一次发生这种变化大概是 14 年入知乎的时候。

博客

四月底建了博客,早就想建了,一直拖到这时候。结果也没写多少东西,希望今年多写点。

工作

工作还是比较轻松的,就画画页面调调接口。虽然很想用 Kotlin 重写 Android 端,不过还是懒得弄,也不想花太多精力在工作上。

游戏

不可能的 Boss

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

二月通关了 IB 噩梦难度,总算是了结了。

十月份看到了 Noway 在继续更新 IB,似乎是 Psyris 授权的。本来只是想稍微汉化搬运一下,后来一上头就给完全汉化了,还改了些 bug、加了些小功能、调整了些细节。

Noway 还在继续更新,不过不想继续搬运了,越改越离谱而且还是有点工作量的。我个人更想还原 Psyris 原本设计,修复所有 bug:移动施法、圣骑 RS、希望限定一次、DK 回蓝等等。

Nintendo Switch

六月买了 NS,看杰哥天天玩马造手很痒,结果买回来主要在玩 Tetris99 和马车。马造多人太卡了,感觉是加速器不太好。红帽子玩了一关全收集就没动了,感觉平平无奇,对 3D 玩法实在没兴趣。荒野之息还没打开过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后来还买了健身环,也没玩几次,有氧拳击还玩的多点。

黑神话:悟空

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。

八月实机演示一出就震惊了全球,我也就看了几十遍吧,令人热血沸腾,简直是梦幻般的演示。这才叫他妈的游戏,这才是我心中「大作」应有的水准。
虽然成品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,但至少能看到中国还是有人在做游戏的。

尼尔:机械纪元

十月在玩尼尔,通常我很少碰这种大作,不过偶尔也可以体验一下。慕斯:想玩 2B 就直说。

音乐、场景、人设、动作设计真的没得说,我相当喜欢这种后启示录的废墟被自然侵蚀的场景。但是剧情实在是槽点过多,战斗系统简直是手游级别的打斗和打飞机,而支线任务除了个别几个基本都是凑时长的。

最最离谱的是芯片系统,Windows 文件系统都知道自动排列,一千多年后的顶级机器人却没法自动排列芯片?而从游戏性来说,芯片的排列又没有任何策略意义,因此根本是没有任何意义纯粹恶心人的设计,更不提芯片的随机费用了,为什么这种大作里还要刷刷刷,以及那个自动捡取的芯片在后期的一个商店才会出现,一旦错过二周目又得手捡。

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看在 2B 的份上还是把主线打完了。

其他

年底的时候星际 2 和 flash 都被半宣告死刑了,不多说了。

开发

2018 年春,时隔多年的新版本 1.29 发布,宽屏模式、24 人上限、号称不弱于 JAPI 的全新原生 API 等等特性,说服了我将开发版本更新到 1.29。不过我没想到的是,1.29 之后,还有 1.30、1.31 以及重制版。

重制版宣布之后,我很惊讶、也很迷惑,暴雪竟然会炒这个冷饭,在我看来魔兽 3 的画面根本是独树一帜、无法超越的,压根不需要重制。但我只能停止开发、开始观望,因为如果重制版反响很好我得考虑基于重制版进行开发,当然最后结果大家都知道了。重制版之前的 1.29、1.30 等版本也是相当混乱不稳定,bug 很多,有些改动直接影响了向下兼容性。重制版号称兼容旧版地图,其实有很多不兼容的细节,需要作者进行一定的调整。整个环境都被搞得鸡犬不宁,网易平台的吃相就不说了。真希望魔兽 3 可以静静地停留在 1.27,但资本是冷血的,哪里有市场,哪里就会有资本,不榨干最后一滴价值,它就不姓资。

总之目前计划是继续在 1.29 进行开发,应该也是可以用 JAPI 的,1.29 现在唯一碰到的小问题是漂浮文字设置透明度是无效的。已经停工很久了,希望今年有所进展。

结语

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

以前我不太会对过去的自己感到后悔,但现在是越来越觉得以前浪费了大好青春了,当然人还要是朝前看的,任何时候醒悟都不会为时过晚,开始任何事的最好时机都是现在。如果怀念过去的巅峰,说明你正在走下坡路。

希望新的一年多看点书、多写些文章,然后努力开发 TVD 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