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解忧杂货店》读后感

剧透警告

前言

《解忧杂货店》,东野圭吾的著名作品,前后看了三四遍了,总之是个剧情简单明了,但情真意切、触动人心的故事。
虽然带有穿越要素,但对于东野圭吾来说,处理这样的非推理作品的故事逻辑,自然还是小菜一碟。唯一有点扯淡的是所有人都准时看到了网络上「浪矢杂货店仅此一夜的复活」的消息。

穿越

本身是个咨询烦恼的杂货店的故事,但加上了穿越要素,跨越了三十年时空的烦恼咨询就此展开。

我们都幻想过给过去的自己传递信息,不管是写信还是如何,当然我们做不到,只能聊胜于无地写写给未来的自己的信,实在是意义不大,要是记忆够好,大概都不会忘记自己当时写了什么。
在《解忧杂货店》里,三位主角确实获得了向过去传递信息的能力,但只能传递给来咨询的陌生人,立意上就相当高尚。并且前四章的咨询结果正如浪矢所言:

这么多年咨询信看下来,让我逐渐明白了一件事。很多时候,咨询的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来咨询只是想确认自己的决定是对的。所以有些人读过回信后,会再次写信过来,大概就是因为回答的内容和他的想法不一样吧。

只有第五章的咨询才真正利用了穿越带来的信息优势,走上了人生巅峰。

叙事结构

本书的故事结构很简单,就是由一个个咨询者的咨询故事组成,但其叙事结构很有意思:

  • 第一章:现在的回复者视角(三小偷) + 过去的咨询者(月兔)
  • 第二章:过去的咨询者视角(鱼店音乐人) + 现在的回复者(三小偷)
  • 第三章:过去的回复者视角(浪矢) + 过去的回复者(川边绿)
  • 第四章:过去的咨询者视角(浩介) + 过去的回复者(浪矢)
  • 第五章:现在的回复者视角(三小偷) + 过去的咨询者(晴美) + 皆月晓子(园长)

前四章分别是四个身份的视角,第三章来到浪矢视角,迎来小高潮并埋下伏笔,最后一章又回到第一章视角,首尾呼应并以两代回复者之间的一次奇妙咨询达到结尾与大高潮,结构既花哨又工整,对读者来说既有新鲜感也不会感到凌乱迷惑。

杂货店与孤儿院的暗线贯穿全文,也在第五章收尾。

神入

另外让我感触很深的是故事里处处体现出真心为他人着想的细节。

“这都什么呀?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?”敦也扬着信纸问。
“因为首先要搞清楚这个月兔是什么时代的人,不然说话也对不上啊。”
“那直接问‘你是哪个时代的’不就行了?”
听了敦也的回答,翔太皱起眉头。“你得替对方想想,人家可不知道这个状况。突然问这种话,她只会觉得我们脑子坏了。”


“要是我就回答她,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。”
“你不用担心,谁也不会找你要答案。总之,必须从这封信上看出咨询者的心理状态。”说完雄治再度交抱起双臂。


“这个女人是不是当时那位咨询者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当时我的回答是不是正确。不,不只是当时,至今为止所写的无数回信,对那些咨询的人来说有什么影响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我每次都是认真思考后才写下回信,从来也没有随意敷衍,这一点我可以肯定。可是究竟回信有没有帮助到咨询者,就不得而知了。说不定他们按照我的回答去做,结果却陷入不幸的境地。想到这一点,我就如芒刺在背,再也无法轻松地开展咨询了。所以我关了店。”


今晚的活动是为了祭奠浪矢爷爷三十三周年忌日。既然如此,就该让过世的老爷爷安心。虽然公告上称“希望各位直言相告”,但并不代表必须写出事实。重要的是告诉老爷爷他的意见是对的,这就够了。


罐子里有几本笔记,也有照片。皆月从里面取出一封信,搁在晴美面前。信封上写着“皆月晓子小姐收”。
“你不妨自己看看。”皆月说。
“这样合适吗?”
“没关系,写这封信的人,本来就做好了会被别人看到的准备。”

东野圭吾在这方面的刻画展示出了日本人代表性的细腻心思。

结语

自从人们发现用线性叙事之外的方式叙事也不影响人对故事的理解,甚至还更为有趣之后,叙事手法和结构开始变得越来越花哨。
从小说的插叙、倒叙、POV,到影视剧的蒙太奇、多线叙事、乱序叙事,再到游戏的交互叙事《艾迪芬奇的记忆》、碎片叙事《黑暗之魂》、玩法叙事《传说之下》、关卡叙事《寂静岭》。
当然叙事的主体还是故事本身,切勿因小失大,在叙事结构上花太多精力。